欢迎书友访问头狼
首页极道天魔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埋伏 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埋伏 二

    天空阳光明媚,空气里隐约弥漫着女孩们淡淡的香水气息。

    路胜夹着教案,身着白衬衣黄马甲和黑长裤,锃亮的皮靴缓缓走在干净光洁的石质地面上。

    他有些喜欢这样安静温暖的环境,或者说,如果家人也在的话,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安宁生活。

    穿过回廊,走下楼梯,一个穿着黑马甲的中年男讲师,正背着手站在楼梯拐角,背靠着墙面,面色有些难看。

    路胜注意到他手里捏着一张刚刚拆开的信纸。或许是得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

    他因此猜测。

    没多做理会,路胜越过他继续往下走去。

    从伊瑟拉的记忆里,他大概的翻找到了一个可能的线索。

    学院里偶尔有传言,听说琴房每天夜晚,总会突兀的响起几声莫名的琴声。

    伊瑟拉曾经夜晚悄悄去看过,确实看到有一名黑色长发的窈窕女孩,坐在钢琴边,静静的坐着,纤白的手轻轻在琴键上拂过。

    可惜学院请过教廷的牧师来看过,并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然后这事就耽搁下来了。

    反正只要没什么恶劣影响,就没人管了。

    不过光凭这事,并不能确定就一定和祭祀有关。

    另外还有一个线索,紫藤花高等学院外的一处酒馆里,曾经发生过一次凶杀案,被害者四肢和脑袋分离,摆成一个奇怪的椭圆形图案,周围墙壁上写满了看不懂的怪异符文。

    刚刚降临,路胜便迫不及待的直接朝着线索所在地赶去。

    只要找到一个口子,一个缝隙,他就能配合西宁彻底打开反虚空大门。

    “伊瑟拉老师好。”一些路过的女学生们乖巧有礼的对路胜屈膝行礼。

    路胜也按照伊瑟拉原本的习惯,微微点头还礼。

    不得不说外貌的优势,从宿舍到琴房,一路上短短几百米距离,路胜至少和十多波经过的教师学生打了招呼。

    紫藤花是教会学校,帝国的教廷规定,女学生在学院内是不允许露出头颈以下的任何皮肤的,除开双手。

    所以这里分辨老师和学生,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穿着。

    凡是穿着黑裙黑裤袜,长袖校服上衣的,一点肌肤也不露的,都是学生。而导师大多都是正装或者达到小腿处的各种优雅长裙。

    顶着艳阳天,路胜很快抵达了琴房教室。

    一排六间琴房都在授课,有的导师在里面高声指导学生知识点,有的在亲身上去做示范。

    也有的让学生上去演示,自己坐在一旁休息。

    路胜视线一扫,顿时瞄准了其中最左边的那间琴房。

    那就是之前伊瑟拉发现有问题的教室。

    只是现在里面有十多人在上课,暂时没办法进去查探。

    围着琴房缓缓走了一圈,路胜一边查探伊瑟拉的心愿因果,一边仔细按照神秘学知识体系,查看可能留下的痕迹。

    虽然他不能动用任何本体实力,以免暴露被发现。但任何力量能量流动时,都会留下痕迹。

    “没有痕迹....”检查了一番,路胜没有发现任何疑似超凡力量的痕迹气息。

    这边一无所获下,倒是伊瑟拉原本的心愿被找出来了。

    “重新恢复家族盛况....这心愿有些模糊。越是模糊就越是麻烦。”路胜微微皱眉。

    笛梵波家族从伊瑟拉的爷爷那一辈就开始没落了。

    整个家族分支出去三支,其中混得最好的,是他在经商的叔叔一家。现在已经在房价昂贵的附近一座圣城定居。

    偶尔会请他过去参加一些茶会,打猎什么的。

    其次就是伊瑟拉自己这一支。

    再然后第三支是他的姑姑,据说是在给人做家庭教师,和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相依为命。收入不高,只能勉强维持。

    “人丁不旺,各自发展也差,如何判定一个家族怎么才算盛况,还真不好搞。”

    路胜收回看向琴房的视线,转身朝着校外走去。

    趁着下午晚餐还没开始,时间还有些,可以提前去校外那个发生过凶案的酒馆看看。

    越快找到线索越好,反正他现在也不怎么看重完成心愿后,所能获得的神魂好处了。

    一切以解决正事为准。

    这个身体不过是个皮囊,达到目的后重塑一个灵魂就是。

    路胜顺着林荫道,走出学校,沿着满是落叶的人行道,一直走到出事的酒馆。

    酒馆周围是乱七八糟贩卖绘画工具的小店,一些学生此时还在店铺里进进出出。

    酒馆上歪斜的挂着九堡酒馆的牌子。周围数米范围,路过的路人也都不自觉的避开酒馆,不去靠近那边。

    很显然,之前发生的案子依然在人们心中留有印象。

    路胜围着酒馆转了一圈,在后面荒草掩盖的窗户处,拉开窗子,翻身一跃而进。

    酒馆里到处是蜘蛛网和老鼠屎,显然有不少的老鼠曾经把这里当做了老窝。

    混乱的桌椅跌倒在地,一些地方木料已经彻底断了。

    几个清晰的脚印还留在桌椅边上。似乎有人在不久前还来过这里。

    路胜仔细看了下酒馆布局。

    吧台在门口左边,其余地方全是圆桌和红木椅子,都是碎料木渣压出的板子制作的桌椅,廉价而轻便。

    几个酒瓶乱七八糟的散落在墙角,还有几件衣服掉在酒瓶边上。

    最为显眼的是中间地上的一滩暗红痕迹,还有周围墙面上残留的一些红色诡异符号。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鬼画符一点屁用也没,完全不能勾连任何存在,也不能刺激引动任何力量....看起来更像是臆想和神经病胡乱涂抹的痕迹。”

    路胜眉头微蹙起来。

    这凶杀场面看着确实诡异神秘,但也就这样了。给他的感觉,更像是有人将一场普通的谋杀,伪装成邪教祭祀。

    重新小心的从窗户退出去,路胜刚刚从窗户跳下来,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碎响。

    他急忙回过头,一只足足有脚掌那么大的黄毛老鼠,飞速的从草丛里一闪而过,速度奇快。

    路胜眉头皱了皱,拍拍手上的灰,转身离开。

    两个唯一记得的线索,都没有一点收获。

    这个世界虽然有着超凡之力,但要想接触那个圈子,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尝试失败后,路胜迅速返回。

    之后的几天,他索性就按照伊瑟拉的原状,每天早上授课,下午自有安排,看书,听歌剧,出去逛街,或者练剑。

    连续四天多,他都完全按照伊瑟拉以前的生活节奏过。

    第五天,也就是学院刚好休假的日子。

    按照习惯,这天是伊斯拉该回家休息的时间,没什么收获的路胜,也就按照正常流程,收拾了宿舍的东西,和学生们交代了一些事,便平静离开学院。

    ~~~~~~~~~~

    ~~~~~~~~~~

    “卡纱,又来问题了么?”路胜一进门便看到院落里有些局促坐着的堂妹卡纱。

    身为他叔叔的女儿,卡纱从小就对伊瑟拉十分崇拜,平日里有什么问题也会很主动跑来询问。

    只是每次过来,看到一团烂泥的伊瑟拉的母亲,都是一脸尴尬。

    此时卡纱一身鹅黄色连身裙,系着束腰的白色腰带,面色尴尬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在她对面的台阶上正坐着一个年纪四五十,容貌有些苍老的女士。

    如果不看眼角深深的鱼尾纹,女子的面容和身段能够让人依旧认为她只有三十岁。

    漂亮,窈窕,丰满,五官就像是女版的伊瑟拉。只不过此时的她,满身酒气的瘫倒在地,动也不动。

    “姨....喝醉了。我只是刚进门,就看到她....”卡纱看到路胜回来,顿时有些局促的站起身解释。

    “我知道。”路胜点点头。

    叔叔家的条件比他们好得多,现在做生意经济也很宽裕,堂妹卡纱经常过来,也是想换个方式帮助伊瑟拉。

    她名义上是过来问题,实际上经常带来不少的礼物和粮食肉类。这样的方式已经维持数年有余了。

    路胜按照伊瑟拉的习惯,走进正堂,拿起研磨器,从靠墙的柜子上取下一个装咖啡豆的小瓶子,倒出一些进去,轻轻研磨起来。

    卡纱跟着走进来。

    “伊瑟拉,你心情不怎么好么?”

    “没事。只是一点小事。”路胜随口道。“你今天准备的问题呢?”

    “在这里。”卡纱赶紧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子,迅速翻开。

    路胜扫了眼,赫然是地球初中水平的普通习题集,他只是扫了一遍,便轻松给卡纱讲解起来。

    讲到一半,忽然路胜微微一顿,侧过脸看向窗外一眼。

    一道细微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递到他脑海。

    “伟大的西汉萨斯,挖掘者,风冷之王,您的信徒在这里祈求您的呼唤....”

    “强大的源流之王,幻梦者,监督者,向您献上最完美的肉体,请赐予我等享受未来的权柄吧!!”

    两个细微的吟唱声相互叠加,似乎是在一起举行。

    路胜面色不动,从这股精神灵魂震荡来看,这两个家伙距离他至少上千米,而且周围全是复杂地形,很难找到具体位置。

    “堂哥?”卡纱看到路胜忽然呆住,微微提高声音提醒。

    “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路胜面色平淡。“好了,我们继续。”

    他准备等到祭祀彻底成功,再抓住机会过去查看。

    毕竟猎星者和西宁等都会派人下来配合他突围,反正这一次的任务,只要把他送进灰雾反虚空就算成功。

    而如果这次还不成功,他打算自己设计一种祭祀方法,故意流传出去,让人使用。


同类推荐: 锦衣卫之绝世高手仙河之巅修真大食神我在仙侠的娱乐帝国圣塾神墟洪荒之逆天妖帝极道天魔蛊真人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重生之极品红包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