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头狼
首页头狼 719 黑云压城城欲摧。

719 黑云压城城欲摧。

    几分钟后,驼子和聂浩然通完电话。

    聂浩然叼着香烟,侧头瞟视我几眼,半晌没有吱声,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此时都已经门清。

    我挤出个笑容,拍了拍他肩膀道:“妥了兄弟,你能帮到我这份上已经是仁至义尽,不管结果咋样,但凡我王朗活着,这辈子都记你一份人情。”

    聂浩然貌似上火的搓了搓牙豁子,沉声道:“朗哥,你这阵子没在崇市,可能没听过陆国康的上家辉煌投资,这家公司实力很强盛..”

    我点点头道:“我大抵知道一点,事儿已经办了,再扯什么后悔不后悔的都没卵用,你回去通知驼哥一声,这阵子暂时眯着吧,如果能出门,最好上外地避一阵子清闲,崇市马上要大乱了。”

    聂浩然迷惑的望向我问:“大乱?啥意思。”

    我长舒一口气道:“具体的我现在也闹弄不清楚,但你信我肯定没错,另外替我转告段磊哥一声,别往混子圈里扎堆,老虎要开始巡视自家的山头咯,其他的你别问我,问我我也不知道。”

    聂浩然沉闷的咬着烟嘴点点脑袋。

    我俩倚在沙发上,谁也没有再吭声。

    其实我这事儿办的挺不讲究的,聂浩然说到底都是驼子的人,我这么冒冒失失给他喊过来帮忙,万一将来被对方知道,就是平白无故往驼子身上泼脏水。

    良久之后,我打破寂静出声:“然哥,等这事儿结束了,你喊上驼哥上山城,我好好招待你俩几天。”

    “招待我就OK了,我大哥估计不会去,前阵子他病倒了,好了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聂浩然胳膊肘枕在两条膝盖上,好笑的说:“我从跟他以来,几乎没见他回过家,每天晚上不是在宾馆搂着小妹骚,就是搁麻将馆里玩一宿,这阵子他不光把大嫂和孩子接肉联厂去了,有事没事还亲自下厨,而且笑的明显也比过去多的多。”

    我愕然的问:“咋地,驼哥突然转性了?”

    聂浩然摇摇头说:“不晓得,反正他现在很少管厂子里的事儿,运作方面完全交给高薪聘过来的专业团队,社会上的事儿能推就推,实在推不开,就打发我过去溜达一圈。”

    我逗趣的问:“擦,这意思是你快要扶正了呗,马上混上肉联厂的副厂长喽?”

    聂浩然白了我一眼道:“别扯犊子,这话不能乱说,我大哥才多大岁数,退休还早着呢,不过他现在对人对事真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他每天至少亲自宰一头猪,现在他那把杀猪刀都快生锈了。”

    我俩闲聊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他表舅和秀秀从卧室里出来,我马上凑过去问:“怎么样了?”

    聂浩然他表舅叹口气说:“伤口算是暂时缝合住了,不过他应该手臂上的经肯定受影响,那种伤需要专业的工具和医生,我这种二把刀不敢瞎乱来,如果情况允许的话,还是尽快带他去医院,骨骼经络这些东西都需要精密仪器去检测。”

    “行,谢谢你啊舅。”我点点脑袋,朝着聂浩然道:“然哥,费用我回头让波波给你转账。”

    “尽鸡八整事儿,真图钱我就不会来。”聂浩然摆摆手,走到我面前,压低声音道:“我大哥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尽快出市吧,如果实在没办法,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妥。”我挤出一抹笑容道:“我就不出去送你们了。”

    “我这儿有五千块钱,来一趟不能白来。”秀秀马上从仍在沙发上的小包里掏出一沓钞票硬塞到表舅兜里,随即朝我点头示意道:“你呆着吧,我去送送他们,顺带买点吃的和药物回来。”

    我感激的点点脑袋:“成,注意点。”

    等他们离开以后,我迅速推开了卧室门。

    屋里充斥着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床单上血呼拉擦的一大片,墙角的垃圾桶里堆满了染血的纱布和几支用过的注射器,三眼静静的躺在床上,虽说仍旧面颊苍白,但胸口的起伏明显正常不少,左胳膊上裹着几圈纱布,隐隐有红血渗出。

    我坐在床边,心底说不出的复杂,轻轻握住他的手掌,自言自语的呢喃:“辛苦你了眼哥,刚出来没两天,就陪我冒这么大的险。”

    实话实说,整件事情跟三眼一点关系扯不上,他完全就是为了我才冒险。

    “咳咳咳..”三眼剧烈咳嗽两声,眼睛虽然没睁开,但却捏了捏我的手,嘴角艰难的挤出一抹笑容。

    我知道他这会儿肯定特别虚弱,赶忙凑到他耳边出声:“我不絮叨了,你赶紧休息休息。”

    “别..别信杨晨。”三眼蠕动干涩的嘴皮声若蚊鸣一般。

    我重重点头保证:“放心,我肯定不带信他的。”

    从卧室里出来,我掏出手机瞟了一眼,就这么会儿功夫,竟然多出来一百多条未接来电和若干短信,不止是这样,我的微信号也被快被人加爆了,全都是陌生人申请。

    我正端着手机的时候,手机屏幕上突然又蹿出一条来电,我刚下意识的准备挂断,瞅见备注写着卢波波,犹豫一下,装成很平常的语气接了起来:“啥事啊波姐?”

    卢波波的声音很是急促:“你在哪呢?”

    我笑呵呵的回答:“崇市啊,前几天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回崇市看看冉光曙,咋地想我啦?”

    卢波波压低声音道:“知道你在崇市,我是问你具体位置,我和乐子、大外甥和六子也回来了,你到底把杨晨弄哪去了?”

    我顿时懵圈:“什么玩意儿我就把杨晨弄哪去了,你说啥呢?”

    “还跟我装是吧,皇上给我打的电话,说是今天凌晨你们劫了陆国康一批货,还把杨晨也给整走了,现在全崇市的黑白道都在找你们呢。”卢波波顿时有点起火:“朗哥,咱特么是亲兄弟,我能坑你不?钱龙告诉我,陆国康被你们劫了两箱子钱,还有一箱子重要东西,现在陆国康完全急眼了,听说连蹲网吧混游戏厅的小孩儿都收着钱满世界找你们。”

    我深呼吸一口气道:“波姐,我跟你说两件事情,第一,陆国康的东西确实是我们劫的,但我真没碰过杨晨,我们走时候,杨晨还在原地,第二,你们马上回趟临县,把我爸接到山城去,必要时候可以联系王志梅,她是警察,什么势力再狠,也不敢当警察面怎么样。”

    “然后呢?”卢波波有些愤怒的问:“然后你准备咋办?全崇市在找你和杨晨,汽车火车都特么走不了,能理解啥意思不?你涉嫌重大抢劫,警察碰上你,都有权利开枪。”

    我笑盈盈的说:“我肯定有招闪人,放心吧,对了,接我爸的时候,顺便把杨晨的家里人也一块接上吧,他们要是不乐意走,就想办法交给警方照顾。”

    虽然我不知道杨晨究竟是真失踪了还是在跟我玩什么套路,但出于昔日的情义,我还是不希望他家里人跟着涉险。

    卢波波沉默片刻后问:“朗哥,你给我句准确话,让我也知道怎么回复钱龙,杨晨到底在你手里没有?”

    我捶胸顿足的保证:“我拍着胸脯发誓,真特么没有,你替我转告皇上,我没那么冷血,即便杨晨不仁我不会那么不义,另外通知他,可以按照我计划走了,明天动手。”

    卢波波叹口气道:“行,我明白了,你保护好自己。”

    放下手机,不到两秒钟,马上又有陌生号码打进来,我马上挂断,拨通程志远的号码道:“我这边该办的事儿全办完了,你让老高准备准备吧。”

    “明天?”程志远皱了皱眉头道:“能不能往后推迟一下,我这边明天有重大喜事。”

    “大哥,我特么拿命给你往后推啊?让加快进度的是你们,现在告诉我有重大喜事的还是你们,箭已经在弦上,不发不行,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是鸡毛招想不出来了。”我的火一下子蹿了起来,不耐烦的骂了一句后直接挂断,再次将手机静音扔到了旁边。

    窗外的天空突然间变得极其阴郁,大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同类推荐: 网棋高手头狼战国之军师崛起秦吏篮坛大金刚